当前位置 >> 主页 >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 >
『知名作家写平凉』鲁敏:人间一株大槐树6049
日期:2020-01-24

  村头没有几株大槐树的村子,那绝对是不能够叫做村子的。因为有槐树处,则必有人烟,有村庄,有市井。点击中国地图,往大地深处不断推进不断放大,就会看到各种以槐树定位和命名的所在,槐树庄、槐树沟、槐树坪、槐树湾、槐窝、槐疙瘩、槐树岭、槐树埝、槐树台、槐子峪、构家村、槐树胡同、槐树底街、槐树巷、槐花巷、槐花街、槐树街、槐树老街,这些地名都因槐树就此成立并隽永流传,养育一方水土、护佑一方子民。

  而每一个槐树子民的少年记忆里,必然会有大槐树的浓荫,人类的整个童年都在它身上爬上爬下,登高望远躲猫猫,掏鸟窝捋花串儿,是啊,那修长摇曳着的花串儿,总会勾起我们感官经验里最初的甜蜜,并从鼻腔深处涌起一种仿佛是初恋般的记忆,甜丝丝的、湿漉漉的,伴随着舌尖的颤动,那是槐叶饼或槐花疙瘩饭的清香,那是人们与自然相亲相爱岁月与共的滋味。

  槐花吃罢,它就开始结果了,即槐角,其味苦,性微寒,有凉血、止血之效。而据《本草纲目》所载,槐籽还有明目黑发、补脑益寿之用。槐叶也是宝贝,“槐叶煎汤,治小儿惊痫,壮热,疥癣及疔肿。”就连寄生在槐树上的槐耳(一种菌类),也因浸沾了槐的苦辛之质,可治痔肛、下血与疮痛。

  槐树不仅有着供孩童攀爬、供时令饮食、可入药治病等家常实用面目,亦有阳春白雪的一面,总就被文人墨客们摇笔入诗。

  “绿槐垂学市,长杨映直庐”(北周庚信《奉和永丰殿下言志》)描写读书人聚会、贸易之市皆在槐树之下。“孤吟马迹抛槐陌,远梦渔竿掷笔乡”(唐郑谷《感怀投时》)写槐树在阡陌纵横间的悠远景象。“槐色阴清昼,杨花惹暮春”(唐王维《送邱为往唐州》)写暮色四合中的清凉槐阴。“夹道疏槐出老根,高甍巨桷压后尘”(唐韩愈《和李司勋过连昌宫》)写行道两侧高大古槐的不凡气象。“槐街绿暗雨初匀,瑞雾香风满后尘”(宋苏轼《次韵曾子开别驾》)写雨中槐街的暗绿色调……

  槐树如此“宜诗宜文”,可能因为它与读书人的命运密切相关。因“槐”、“魁”字形相近,象征着三公之位、举仕有望,自唐开始,常把槐树作为科第吉兆,并以槐指代科考,考试的年头称槐秋,举子赴考称踏槐,考试的月份称槐黄。“几年奔走趋槐黄,两脚红尘驿路长”(唐段成己《和杨彦衡见寄之作》)、“槐催举子著花黄,来食邯郸道上梁”(北宋黄庭坚《次韵解文将》)“槐黄灯火困豪英,此去书窗得此生”(南宋范成大《送刘唐卿》)写的都是“槐花黄,举子忙”的科考之盛。

  当然还有无数关于槐树的志怪、传说或戏剧,并且老槐树常在其中承担重要“戏码”。比如黄梅戏《天仙配》中里,决定男女主角命运的关键时刻,是老槐树开口讲话,劝董永莫错过天赐良缘。在《继夷坚志》里,仙人麻姑曾为寺庙募化,看中大槐树木质上佳,便托梦给大槐树主人,当晚一夜风雨,次日清震大槐树已然不见,自动截取成材,卧于建庙工地。唐代笔记《因话录》中,也说古槐之上常有仙人出游,每每于夜间传出丝竹音乐之声。明《保定县志》则记录老槐树之通灵,白天有人议论砍伐槐树,夜间便梦见黄衣老人求救,并预言砍断处会出血,砍倒的枝条会自己重回原处……

  而在我个人的阅读经验来说,最为惊心动魄的纸上槐树,604949.com!要数汤显祖笔下的《南柯太守传》,书生淳于芬坐于大槐树下饮茶打盹,梦入槐安国,被招为附马,升官晋爵,荣华富贵。后因交战失利,公主夭亡,遭遇家国破败、荣华尽失、双手空空,惊悸中梦觉而醒,发现手中茶盏尚有余温。这是汤显祖临川四梦的最出名的一场大梦,并成为“南柯一梦”的出处。而此处的槐安国便是淳于芬饮茶所坐着的大槐树下的一个蚂蚁洞。曾有机会看过全本昆曲《南柯梦》,戏中演到淳于芬美梦乍醒,天降大雨,他此时尚未开悟,痛心地冲到大槐树下,对着将被雨水淹没的蚂蚁洞,大声呼号他槐安国中的君臣父老妻儿……此一株大槐树,实在是古典戏剧舞台上最具现代性与虚无主义的隐喻之树。

  在无数次与槐树在村头、在桌上、在病中、在诗里、在纸上、在剧中相遇之后,2019年5月,在甘肃平凉崇信,有了一次堪称是终极意义上的相遇——树龄3200年的华夏第一槐,3200年啊,可谓华夏文明有史以来,便有此树了!她高26米,相当于十层楼之高,胸围13米,需九人合抱,树冠巨大如瑞云华盖,东西向宽34米,南北向长37米,占地2亩有余。绕走一圈,费时十分钟。举头仰观,可见古槐王主杆分成八大主枝,故又称“八卦槐”,据说树上寄生着杨树、花椒、五倍子树、小麦、玉米等9种植物,实在是一个热闹和谐的植物大家族了。

  与同伴在这株大槐树下缓步游走,且行且看,顿生渺小之感,不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小,最主要是一种精神与灵魂意义上的渺小,想想看啊,这3200年里,大槐树须臾未动、端坐此处,看过多少生老病死、聚散离合,送走多少江山主人君君臣臣,历经多少天荒地老、山迁水移!人间这一株大槐树啊,我们纠纠结结、难以堪破的漫长生世,只是它的一个须臾与瞬那。不由再次想起南柯一梦里的古槐来了,或者不如说,这一株大槐树正是自古到今、通往未来的永恒之槐,也是如大梦惊觉的虚幻之槐。

  鲁敏,当代作家,江苏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,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 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。2018年5月6日,荣获第五届冯牧文学奖。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(挂职)。